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昕博】【ABO】sad story 【一发完】

这篇超棒_(:з」∠)_

yaolofter:

方博一大早就出了宿舍,放轻了脚步生怕吵醒休假日还在熟睡的队友。第一声闹铃响的时候他跳起来按掉了,以为自己起得够早的了,去到楼下才发现许昕早已经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白色的耳机线晃得显格外显眼。许昕的侧脸完全浸润在橙黄色的光芒中,看起来既美好又疏远。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许昕回头看见方博一路小跑过来,不禁露出一个笑容,“方博儿,今天够早的啊。得了,敢情我昨晚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了。”


“许大蟒你又想给自己加哪出戏”,方博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得意,“皓子差点没跟我拼命,就因为我睡觉之前临时调了五个闹铃。”


“我就说呢,怎么没给我机会上去逮人。”许昕乐了,想到徐晨皓在一个接一个闹铃的摧残下忍住没一脚把方博踹醒,“皓子是不是就差拿水泼你了?”


“……”


方博打了哈欠,生理性泪水从眼角飙了出来,平素精神的大眼睛此时也有点萎靡。他还有点没睡醒,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许昕兴致勃勃的声音,必要时点点头回应。他一边盯着对面的红绿灯出神,一边在心里反思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许昕在休息日出来。


还这么早!方博心里愤愤不平,许瞎子自己兴奋得睡不着还不让别人好过了!可是他本来可以推拒掉的,龙队和继科当时也说好陪许昕一起出来。谁知道他俩昨晚临时被教练提醒今天要做活动。一定是许瞎子当时的眼神太失落了,不忍心他一个人郁卒在宿舍才鬼使神差地在他问自己“方博儿你不会也放我飞机吧”时摇了摇头。


脖子上传来暖意,许昕递了一杯咖啡过来,“这个点只有一种口味。给你多加糖了,但美式可能还是有些苦。”看方博喝了一口立马皱起眉头的模样,伸手把咖啡又拿了回来,“我再去给你加点儿奶。”


方博眼疾手快抓住许昕,成功制止对方又想跑回咖啡店的脚步,“哪有这么多事儿,许大蟒你差不多就得”,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自手心往心房的方向传去,“加奶要齁得慌了。”


许昕眼里都带着笑意,他把另一杯咖啡放在窗台上,空出的左手覆盖上方博还搭在他右手臂上的左手,分开手指慢慢嵌入对方指缝间十指相扣,“抱歉,待会儿再给你买卡布奇诺。”


他说得温柔,本来好听的低沉嗓音也带着一点安抚的意味,方博想打个哈哈甩开他的手再像平日里一样挤兑对方几下,话没出口脸却要开始变得滚烫。他别过头去要缩回自己的手,许昕抓得紧,“不,不不,不用了……许瞎子你赶紧松开,喝完咖啡我们就排队去,待会人多了就没意思了啊。”


“不着急,起码还要俩小时才开门。”


“我靠!八点多开门你五点半把我叫出来。许瞎子你行啊。”


“我以为你知道啊。”许昕一边笑眯眯地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对方跳脚的样子,“方博儿你知道么,脑子是样好东西,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也有。”


“许大蟒你一天不挤兑我会死是吗?”


“不能不能,我这不叫挤兑,顶多算是关爱队友身体健康。”


“去你的!”方博凑过去想要给他当头来一个爆栗子,许昕瞅着好笑,提前闪了一下,抢了先机先把人给抱住了,“方博儿”,他闻着对方身上清爽的洗衣液香味,心底的柔软几乎要压制不住马上就溢出来了,没能忍住紧了紧手臂。


被搂住的人僵硬了一下,见许昕没有放手的意思,也逐渐放柔了身子,倚在对方身上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的心悸。方博能听见自己如擂鼓一样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震得他耳膜发颤,震得他经脉血骨都带着疼痛,握紧的拳头又松开,又握上,右手却始终没能搭上许昕的腰。


他拍了拍许昕的肩膀,声音里带着刻意的调笑,“好了好了,许大蟒你可以的,这一出下来肯定没几个Omega能扛住你的魅力。放心好了。”


抱着的手松开了。许昕一口把剩下的咖啡喝完越过方博往前面垃圾箱的方向走去,方博只听见他从自己身边路过时的轻笑声,却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表情。


“成功了请你吃顿大的。”许昕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敛了平常的调侃,方博恨不得自己没听出他语气中的认真和坚定,心里痛得一抽一抽的跟针扎似的,在对方回头疑惑“怎么了”的时候却是快速给了个笑脸就跟上去。


“许大蟒……”他有点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只是像往常一样跟许昕日常互怼,在许昕又一次伸手捏上他脸的时候,他正面看上对方一贯乐呵乐呵的笑容,温和柔软,直直戳中他的心门。


真羡慕啊,他想着,那个被许大蟒放在心底的人。


方博后悔得几乎要捶胸顿足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许昕陪他练习一次约会的流程。从过山车下来后他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废狗了,整个世界都在他眼前旋转着,他拉着许昕,“许大蟒你别,别别别晃了。看着头晕。”


许昕带着人去了附近的餐厅,给他要了一杯热水,拍着背让他喝下去。方博恢复过来一些的时候,才发现许昕的手还搭在他背上,一个激灵往旁边躲开了。


许昕挑起眉毛不解地看向他。


“热热热,许瞎子你拍狗啊?”


“对啊,这不正拍着吗?”


“看来你终于瞎到连人都看不清了。”


“哪能呢——”,许昕还想反驳些什么,方博却闭上眼睛,“许瞎子我歇一会,刚才有点扛不住了。”他很少跟别人说出类似服软的话,许昕把外套脱下来披他身上,注意到脖子那块留的缝隙有点大,又往里掖了掖。


感受到对方修长的手指流连在自己肩膀附近,方博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等许昕排完长队拿着食物回来的时候,方博已经又生龙活虎起来,跟旁边的一个短发模样清秀的女生聊得正欢。远远地方博朝许昕挥了挥手“许大蟒”。


“许昕?!”女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有点过于兴奋了,身上不自觉散发出类似薰衣草的香味。许昕微微皱了皱眉,附近几桌也有人留意到这里的情况,Alpha的信息素一下子充盈在这小小的店里。


不同气息的Alpha的味道在空气中对撞,有快要进入发情期的Omega已经坚持不住开始有些腿软了。方博闻不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但敏感的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许昕已经用力地把食物托盘甩在桌子上,一把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不好意思”,许昕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又能扬起温和的微笑,“这儿味道可能有点重”,方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抓他的手越来越用力,怔怔地没有挣扎开,只安静地看着许昕没有插话,“不介意的话我们借一步说话。”


Omega脸红地连连道歉。她结结巴巴地解释自己刚分化不久,还控制不好信息素,今天自己一个人出来玩没想到差点闯祸。


“没事儿”,方博看小女孩头低得几乎要羞愧而死的样子,忍不住出声安慰,“没事儿,主要是要自己注意安全,要不这样多让人担心啊。”想了想,又有点放心不下,“要不今天我们……”


许昕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


Omega听着方博原本是有想要带着她一起玩的意思时心里一喜,鼻子一动却嗅到了绿柑橘混着雪松木的味道。她抬起头看见许昕脸上还带着温和笑容,几乎是贴着方博站到了一块,在店里一直没释放的信息素现在却弥漫在周遭的空气里,原本该是清香柔和的信息素此时带着一股决绝的压倒性的气势。


许昕坚持一定要有个人来接她。方博几次想要开口说要不一起玩吧,许昕只是握上了他的手,轻轻地在手背画着圈。于是两人一直陪着女孩直到家里人来把她接回去。


“许昕”,半天都没有再说话的方博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朝前方努力努嘴,“要不要玩那个?”


摩天轮逐渐升高,慢慢地到达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高度。许昕觉得自己眼睛度数可能真的有点儿加深了,他努力想要看清楚对面方博的表情,却总是像隔着一层雾似的朦朦胧胧。


“哎你说”,他轻轻踹了一脚方博,“我要是带她上来是不是有够浪漫的?”


对面的人笑出了声,却把脸别到一边去,专心致志地朝窗外看去,“那肯定都得要拜倒在你运动裤下了。”他说得漫不经心的样子,许昕听得心里像被猫爪子挠过一样痒痒的。


他凑过身去,坐到了方博身边。两个男生挤在同一边位置显然有点挤,方博不自在地想要推开许昕换到对面去,却被许昕抓住肩膀不让他行动。


“干嘛?许瞎子你最近是不是吃得太多了,体积咋能越来越大?我跟你说啊你别再挤过来了。”


“方博儿”,许昕神色温柔,“你说我要是在这里就跟她坦白,她会不会答应?”


方博僵了一下,更加用力地想要甩开他,“你神经病啊?我又不是她,我哪儿知道。”


“方博儿”许昕呢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方博能够做出行动前,一个温热的身子已经抱了上来,“那你说,如果我能在这里抱住她,成功的几率是不是大些?”


“许昕”,隔着薄薄的衣料再次有一种几乎要被对方的体温烫伤的错觉,他的声音仿佛从胸腔发出来一般,“是的是的。”


“那你说我要在这就吻她,她不能推开我对吧?”声线低沉,薄薄的呼吸打在颈侧。


挣扎的动作停止了。这次回答的声音也同样温柔得不可思议,“是的。”


“那我能不能在这里牵住她的手?”


“可以。”


“我会不会跟她一辈子长长久久的?”


“肯定。”


许昕稍稍退开了一些,修长的手指捏上对方的下巴,直视着那双总是大得让他心悸的眼睛,还是温温柔柔的语气,“方博儿——”


“嗯?”


“你呢?你痛不痛?”


“……“


许昕松开了环着对方的手,改用力抓住那人的手往心脏的方向按压,“你告诉我,你这里痛不痛?”


“你是不是真想我跟别人在一起?”


“回答我。”


“嗯?”


他闭上眼睛吻了下去。


“咔”,摩天轮的门被打开了,风穿过门缝从四面八方灌进来,方博一下子清醒过来。在许昕即将要触到他嘴唇的一瞬间一把用力把人推开,头也不回地窜了出去。


“方博儿——”方博跑得飞快,许昕在后面边喊边追。他听着后头对方在不断喊他名字的声音,眼前的场景却越发不真实起来。脑袋就像浆糊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跑到一个不那么嘈杂的地方理清自己的思绪。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紧接着熟悉的体温就贴了过来,紧紧桎梏着他不让他逃开。他拼命扭动身体用力掰开对方的手臂,可是许昕铁了心一样把他环在身前,白皙的皮肤被人捏得泛红也不愿意松手,一遍一遍地柔声叫着他的名字,“方博儿,方博儿。”


方博突然就泄气一般停下了所有动作。许昕也不敢放手,更加用力地抱紧怀里的人,用鼻尖轻轻蹭着他的脸侧,嗅着他的气息,一颗心才慢慢落回胸腔。


“许昕”,方博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鼻音泄露出一丝一毫,“得了赶紧松开。你做到这份上铁定能追到嫂子。别担心啊。”


“虽然我老是怼你,但你其实挺好的,真挺好的,放开了胆子去追吧。”


“我没事的。我能有啥事?你别想太多了。”


“我刚才这不是配合你么?别给自己加戏哈。”


“哪天成功了不要忘记兄弟就行。能宰你一顿的机会可不多嘿嘿。”


“我得好好想想……嗯!”许昕已经偏过头吻了上去,截住了他的话头。方博咬紧牙关不肯松口。留意到那人眼里将落未落的泪水,许昕心里一动,也不逼着他,只是很是缱绻地用自己的唇磨蹭着他的。


良久,许昕才开口,“方博儿,我喜欢你。”


“别别……别闹。”


“我真喜欢你。”就着拥抱的姿势把人翻过来正面对自己,许昕稍稍低下头,一字一顿地说,“方博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好了,练习到这里结束啊。我够哥们了吧,都陪你玩一天了啊。”方博又想挣开他,许昕不让他如愿,“行了行了快放开,我累了回去洗洗睡吧。”


怕许昕不相信,还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真的困了。这次许昕抓住机会直接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缠着他的舌头不让他避开,直到感觉到怀里的身子放松下来了才放开对方的舌头,把那人嘴里细细舔了一圈。


“练习我会这么吻你么?”


“……”


“练习我需要跟你表白这么多次么?”


“……”


“练习我需要贿赂龙队他们把你叫出来再让他们找理由避开么?”


“……”


“方博儿,我喜欢你”许昕再次吻上了他,更加轻柔的力度,更加温柔的语气,像羽毛划过江面,让方博无端生出许多憧憬,许多细腻。


“许昕,你要想清楚,我是个Beta。”他依然笔挺地站立着,抬起头直视许昕,一双眼睛里面溢满了泪水,却硬撑着不肯让它落下,眼里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你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


许昕要开口说话,方博用手势制止了他,“我没有发情期,你的信息素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跟我在一起你可能要不了孩子,家里可能一直都只有两个人冷冷清清的。”


“跟一个Omega在一起你的麻烦和头痛会少很多。”


“方博儿——”手指伸过来按在了他的唇上,方博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许昕,你想清楚了。如果跟我在一起了,就不能后悔。”


许昕亲亲他的指头,透过方博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倒影,心底深处生出无限眷恋,他只想抱着眼前这人就这么过一辈子。那些跟他一起度过的岁月,少年稍显长的头发逐渐剃成干净利落的样子,小时候骄傲张扬的笑容也逐渐变得腼腆稳重,唯有那张娃娃脸还是记忆里的样子,他的心软和温柔也不曾被时间改变一分一毫。


他就是他记忆里的,现在的,也会是将来的,所能拥有的最好的那个他。


“我说了”,许昕能清楚听见自己声音里带有多少分的笑意,“方博儿,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他还是没能忍住再一次吻上了对方,这次得到方博的热烈回应,“我不需要一个Omega来肯定我的分量。我也只要你就好了。”


“我不后悔。也不可能给你机会后悔。”


积蓄了一晚上的泪水终于落到了他的脸上,对方的手也终于紧紧回抱住他。许昕感觉到温热的湿意,轻轻抚摸着那人的背,却更加激烈地与他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许大蟒”,许昕听得真真切切——


“我喜欢你。”


许昕的笑意到达眼底。






………………………………………………………………………………………………


小甜文好难写啊好难写啊(゚ー゚)为什么我能写得跟流水账一样。。。(望天)


要说一下虽然名字是叫“sad story”真的是个小甜饼啊,我今天一直循环着这首歌


写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 就当是放飞自我吧〒▽〒


耳机里还在听cctv说着大概由于时间的问题可能播不完男团决赛〒▽〒


我要去看鲁沪大会师了~(~ ̄▽ ̄)~


最后,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啦)


笔芯❤























评论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