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方博

万吨匿名信:

今天不太有心情吹了。


刚刚微博上看一个动图,11年大运会博儿一摊手丢了拍子,撂了句话,读口型是“我怎么会输”,眉梢眼角都升腾杀气狂气。


我一下子差点哭出来了。


有人调侃他是最不像肖门的肖门,觉得他怂,打球不怎么喊,没有师兄们的战绩,连脸都是苦苦的受气的模样。但毫无疑问这张动图上,就是那个天天被怼的网红博。


同样还有一个摊手,看着镜头笑着,“这是13年奥地利公开赛,是他受伤前最风光得意的时候”,看得心里一疼。


都说博儿长得急,不知道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每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他是在以怎样的速度枯萎,是心里梗着一团火在烧他啊,可他的心又冷得像冰。能看出来,不光外貌,还有气质,很多东西,磨掉了。


但他把拍子握得更紧。


方博让我不敢轻易展望未来,在他身上潜伏的诸多可能性,破土而出或悄然落地都不奇怪。他被磨砺成粗岩,被强压成磐石,他不像他的师兄弟,不再有迸发炸裂式的光。但无论怎样,他忍着,忍着,一声不吭。他把内核收在身体最深处,那就是永远不会变质的东西。他不再像一团烈火般在风中张扬狂舞,他是在灰烬上二度燃起的,但人们却不可以忽略灰烬内里深红的虎视眈眈。我怕正直之人委于人下,真正才子疲于暖场,歌者不可发声,舞者断去双腿,我怕一切被折损被磨耗的意气。这就是为什么方博这么让我心痛。世界不是一个巨型童话,不是努力就会有回报,也不是努力加天分就能赢。我希望他能打出来,但潜意识里对这件事的态度有点悲观。我最害怕的是眼前璀璨的星河慢慢黯淡下去,就像少年眼里的光一样。就像顾城说的,我会因为惧怕结局而避免一切开始,也杜绝一切期待。但我是胆小鬼,这和方博无关,他大可大踏步地去追求自己光明的广阔的未来,去追求一切他值得得到也应该得到的荣耀。


我喜欢他,喜欢他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喜欢他低头俯身稳扎稳打,喜欢他的人生长河底的每一块石头,那都是他。


我不想说方博受伤后仍然没有放弃乒乓球就已经赢了这种话,但即使不赢,他也永远是我心里最好的博。我只知道他,因为他是国家乒乓球队他是世界冠军。


他是方博。








评论

热度(21)

  1. 一棵万吨匿名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桃蹊
  2. Chimi万吨匿名信 转载了此文字
    方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