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昕博】十年饮冰(一)(粮食向/无虐)

感觉特别真实!!马住!

沈朝如:

你不认识他们也没关系,我只是讲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少年们成长中冰山一角的故事


部分取材实际


不上升真人


流水账,预计四章


 



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不是很小,大概是从方博十三四岁的时候算起,许昕比他要大上两岁。算来也有十个年头了。


 


一开始,方博和张继科最亲,甚至有点黏他。这是难免的,张继科的父亲做过他们共同的教练,从各种意义上张继科都像他的大哥。方博一度认为,凡事都跟着张继科就对了,即使他将来达不到哥哥的高度,能陪伴他,或者仅仅是站在神坛下仰望他,就够了。


他是他的光,也是他的“障”,但方博不感到难过。


就像张继科从来不认为方博是对手,因为他只该是他的弟弟。


 


方博开始打乒乓球是父亲的意愿。他是一个军官,希望儿子能圆他关于乒乓球的梦想。小孩觉得没有什么不好,就练上了。他的天赋很快展现的淋漓尽致,在众多的小萝卜头中脱颖而出。


在成为方苦苦之前,他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是球场上人人称羡的小天才。


张传铭带着儿子在俱乐部看小队员的比赛,指着方博对儿子说:“以后你们俩做个伴,怎么样?”


张继科撇了撇嘴,不置可否,上去捏了捏方博的脸。


方博吓住了,没反应过来。


张继科:“以后你跟我一个组,我罩着你。”


方博嗤嗤傻笑。


中二病张继科心想,真是个没脾气的包子。


教练们满意地看着两个鲁能的明日之星。


 


方博十四岁进了国家队,许昕进队的时间稍晚,来的时候十七岁,在二队年纪算大的,身量已经长开了,比这些十四五岁的孩子高大不少。


在教练介绍新队员之前方博就认识他,U17单打拿过冠军,左手直拍横打,教练组重点培养的对象。方博被俱乐部选中打今年的U17,更加好奇许昕这个人。


观察了几天方博下了结论。


“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因为许昕太快乐了,和平日里紧张的训练气氛格格不入。赢了球笑,输了球也笑。步法好,可是回球不尽全力,能少跑一步就少跑一步,人也很松垮,偏偏打出许多神球,回球总能上台,气的对手想摔拍子。


方博觉得练球不应该是这样的,从七岁开始,他就没有在枯燥的训练中感受到快乐,只有赢球的时候有些开心,前提是他和对手不熟,如果是赢了熟悉的队友,他还会有点内疚和不安。他凭着一点微薄的成就感支撑自己。


凭什么他会这么快乐?


并不是说方博是个很悲观的小孩,他的烦恼不比同龄人多,快乐也不必同龄人少,但那必须刨去乒乓球,因为竞争太激烈了,残酷的竞争将陪伴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


——如果自己能够坚持那么久的话。


许昕是个异端,不论是打法还是个性;但是他很强,方博不得不承认。


 


许昕也不是态度不认真,只是生性乐观,自信、外向,他因为这种性格经常被怼,仍然本性不改。


许昕知道方博要等到对内循环赛以后了。此前因为年龄和地缘的关系,他只和尚坤比较熟,而且和方博不在一个组,其实没什么接触。打对抗的时候他才第一次认识这个小孩,正手很凶,弧圈结合快攻,主流的打法,但是质量高,估计在二队的小队员里现在是最强的。


打法凶狠,可是这个妹妹头看着真的凶不起来啊,许昕想着,差点笑出声。


方博看着对面人莫名其妙的笑容,在心里骂了一句有病。


 


之前说了许昕是直板打法,本来应该是擅长台内球的灵巧型,这一位偏偏热衷中远台,方博每次被他拽着对拉的时候都觉得别扭,在许昕告诉他他是近视之后,方博突然肃然起敬。


“没看出你一直在和命运抗争,昕哥,是条汉子……”


许昕气得捏住他的脸。


“方博,马上一队和二队要交流比赛,打完人员要流动了,有目标吗?”


“我?打进前八吧,一队恐怕够不上。”


许昕嘿嘿地笑了:“我以前觉得一队应该挺强的,打过他们之后觉得没那么厉害,我也可以。”


方博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十分欠揍,酸了一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被许昕在他头发上揉了一把。


 


许昕在二队只待了半年多,封闭训练开始前就升上了一队。这个冬天过去,一队的张继科却因为违反队规,被调整回了省队。


这天宋鸿远生了病,方博一个人到食堂打两个人的饭,二队的三个队友走在他后边,一人一句地聊着天。


“一队的张继科是不是被开除了?”


“平时拽得不行,到了一队还不就是个陪练。”


“行了,你少说吧,能在国家队待着就不错了。”


“有什么不能说的,他就是不行,还不服管,回省队也好,趁早把位置腾出来。”


方博回头瞪了那人一眼,斥道:“你看见了?”


“什么?”


“你和他一起训练了?你知道什么?他不在就能轮到你了?”


 


许昕和尚坤从球馆出来的时候,几个人正在那儿对峙着。尚坤拉住他:“诶!那不是方博吗?那几个怎么回事?”


许昕看过去,他当年的眼神十米外人畜还是分的,这个妹妹头,好像有点印象。


“方博,你有病吧,我又没说你。”


“你说我哥也不行,在背后幸灾乐祸你算什么?”


“我当是为什么,你不就是张继科的陪练吗,怎么着他被开除了,你不跟他一块走?”


 


尚坤看不下去了,一转头,许昕已经走到小孩身边了。


“干什么呢?都闲的缺练是不是?赶紧回去午休,不然告诉你们主管教练了。”


本来有点恼怒的几个人看见许昕都不好发作了,连忙离开。


方博揶揄了他一句:“你也是够怂的。”


许昕给气笑了:“你不怂,上去跟他们干,到时候一起开除。你说你跟他们较什么劲,他们平时打不过张继科,连你都打不过,也就过过嘴瘾。跟他们起争执肯定是对你不利。”


方博知道许昕不拉偏架是对的,瞪着几个人离开的方向,还有点生气:“听不过去,怎么能在背后说人坏话。”又转向许昕,“谢了,哥们儿。”


许昕摆摆手,这样的风言风语从来就没少过,有这点心思不如去练球,怪不得进不了一队。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在背后腹诽人家么,还是不提了。


这时候方博冷不丁来了一句:“我哥那么厉害,肯定还会从省队上来的。”


许昕看着方博泛红的眼角,情不自禁怼他一句:“有什么厉害的,你师兄打不过我师兄。”


尚坤翻个白眼:龙吹。


方博眼睛更红了,怒斥:“不可能!我师兄是最厉害的!”


尚坤:呸!兄控!


 


联赛开始以后,国家队的队员回到各自俱乐部训练,这也是张继科从国家队出来,方博第一次见他。这次回来,张继科的球风相比以前一味的凶狠,已经变得有张有弛,技术也更细腻。人却变得比原来话少,跟他开玩笑也少了。


张继科坐在一边粘球板,方博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怕他不高兴,又怕他灰心,脸皱成个小苦瓜。


张继科:“没什么事儿回去歇着,我这儿没事,你放心吧。”


方博:“都过去了?”


张继科嗯了一声。


方博:“是不是有人说你什么了?别人说什么你都别听,别跟自己过不去……是不是叔骂你了?”


张继科让他说烦了,别别扭扭吐出一句:“不是……我是遇见一个对手,想好好打球了。”


方博表情突然莫测高深起来,张继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吓一跳。


“是马龙吧?”


张继科听见这个名字突然收不住笑意,毫不掩饰地笑了。方博被他带的也笑起来。张继科摸摸鼻子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方博:“他名字还是挺响的,人不错,球也好,都挺服他的。”就是他师弟脑子有问题,挺二的。后半句他没说。


张继科站起身拎起背包:“等你遇到一个整天想着怎么赢他的人,你就知道了,干什么都来劲。”


他们虽然从小一起练球,但是张继科到底长他四岁,球比他精,有时候打不到一起去,遇见个势均力敌,能称作对手的,方博真心替他高兴。


张继科回头,看见方博一派天真地笑了,还是个没心事的孩子。


 


世青赛的四枚金牌虽然没激起太大水花,但实打实成了方博进一队的敲门砖。肖战把他领回来之前没想到他是个包子性格,有点发愁怎么激发他个性。邱贻可倒是一眼就相中这小孩,一会儿捏捏脸一会儿揉揉肚子,大他七岁偏要他叫叔叔,腻得没边。马龙在一边吐槽你这个叔叔当得真便宜,邱贻可一看陈玘不在,两个人打作一团。


许昕拿到第一个团体世界冠军,更加阳光灿烂,浪到没边儿。刘国梁和秦志戬热衷于学他扭来扭去的样子,师兄弟两个人看见了没心没肺地乐。


方博的日子偏在平庸里过去。

评论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