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保险公司爱情故事

好高兴呀这篇真可爱呀

百年浆糊:

 


社康中心爱情故事的基友篇。


 


内含昕浪为博和闪瞎眼獒龙和一丢丢杀团和天府最甜邱哥哥。


 
我好蠢 刚刚忘记加标签了 谢谢子衿悠悠姑娘
 


 


1


 


方博是胖球保险公司的小职员。在这个随便卖卖安利都要被关小黑屋的年代,真·卖保险似乎是一条不太好的出路,但方博从来没有这种自觉。


从小到大,他哪儿都不溜,就那张嘴皮子最溜。在两个哥哥有意无意的培养下,方博拿遍了学生年代所有可以拿的辩论大赛奖。无论他所在的队伍是输是赢,反正最后的最佳辩手都是方博,比黑幕还黑幕。


 


所以,姑娘们先生们!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今天你可能用五毛钱买一张彩票中个五百万!下一秒没准儿你就被卡车撞飞了呢!所以呀,保险是多么重要!


未雨绸缪!防范未然!曲突徙薪!不要临渴掘井!江心补漏!


生命只有一次哎哎哎哎不买算了不要动手!


 


这就是为什么方博怼天怼地却还能好好活着,健康长大的原因——他怂。怂,不是宁死不屈,而是好汉不吃眼前亏,适时弯下他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卧薪尝胆,为君子报仇一百年不晚代言。


其实方博就是嘴欠了点,人品还是很值得信赖的,不然也不能和无数被他斩落嘴下的对方辩友勾肩搭背去吃麻辣烫,毕业进了胖球保险公司之后也不能积攒那么多老客户了。方博是个懂感恩的,他知道自己很多时候说话不经大脑,总是傻乎乎得罪人还不自知,于是有所收敛,逢年过节的还给客户寄点小礼物土特产。


他二哥邱贻可说得好,礼多人不怪,方博儿,管好你的嘴啊,不然要遭报应的!


 


方博将礼物一份份寄出去,快递单子都是他手写的。全部寄出去当天,他心情好的不得了,仿佛完成功德一大件,走路都一蹦一跳的。邱贻可看他高兴也跟着高兴,趁大哥陈玘不在,带方博下馆子,吃正宗四川火锅。


吃饱喝足直到半夜开始一趟趟去厕所的方博满心想着,擦,我礼物都送了还是要遭报应,那还不如不送呢!


 


 


2


 


其实方博的身子从小就不好,他是第三胎,本来妈妈都没打算再养一个的,要不是他两个哥哥拼命说想要妹妹,方博很可能都见不到这个不知是好是坏的世界。


总之确定要生下方博之后,一家人快快乐乐地等着妹妹到来,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自信,大家都无比笃定这一定是个妹妹。十月怀胎,方博却是提前出来的,皱巴巴一小个,护士姐姐抱着孩子对一家人说,恭喜你们呀是个小男孩儿。当时只有九岁的陈玘哇一声就哭了,比他小两岁的邱贻可踮起脚瞧着跟狗崽儿一般大小的弟弟,在心里说,方博儿,你好哇。


方博完美继承两个哥哥的大眼睛和欧式双眼皮,因为是早产儿,一开始营养有些跟不上,显得很瘦弱,又白,看起来还真挺像个小姑娘。陈玘那天在医院哭完就没事了,天天背着手跟老干部似的,批评邱贻可太宠方博儿,又偷偷趁邱贻可不在的时候塞一颗大白兔奶糖在方博儿嘴里,逗得方博咯咯笑,陈玘当他叫哥哥呢,把脸凑过去,方博就甜腻腻地亲一口。


方博从小就粘他两个哥哥,当然后来知道两个哥哥为了满足内心渴望妹妹的邪恶愿望坚持让方博留了好多年的妹妹头,方博想,他那满嘴跑高铁的性子都怪他俩。


 


所以方博整整拉了一晚上肚子,做哥哥的邱贻可心疼得不能行。他不像陈玘那么傲娇,从小跟宠儿子似的宠方博,小时候他逗方博,让他叫自己爸爸,结果被真·爸爸胖揍一顿,没事儿,那就换呗,叫叔叔!一叫就是小二十年。


 


“我不去!不去!叔叔,叔叔,哥,二哥,邱哥贻哥可哥,我不去医院!”


 


邱贻可看着蹲在地上,明明脸色苍白却跟刘胡兰似的宁死不屈的方博,最终还是心软了:“好吧,不去医院了。”


“耶!”方博一下从地上蹦起来,又立马捂着肚子蹲回去,皱着眉头笑,“我就知道你疼我!”


“不去医院,我们去小区外面那家社康吧,那里的医生也挺好的。”


“那不是一样吗!我不去!”


“跟我去社康,还是等玘哥回来抓你去医院,你自己选一个?”


 


选择题,他最讨厌选择题了。


方博扁着嘴乖乖跟邱贻可去胖球社康中心,一路走一路磨蹭,满脑子思考对策。


 


社康中心人少,挂了号都不用等,直接可以进诊室。方博一脸视死如归地进去了,邱贻可跟在后面像是为了堵着他逃跑的后路。方博低着头无精打采地坐在医生面前的板凳上,听医生问:“怎么了?”


咦,声音还挺好听的。


 


“拉肚子,拉好几次了,可能是吃火锅吃的,可是我明明就一点事都没有……”


“等会等会,我没问你,让病人自己说,家属先到外面等一下好吧,我等会叫你。”


 


方博以为医生都是那种秃头加啤酒肚的标准配置,冷酷无情,没有人性。可面前这个医生看起来跟自己差不了几岁,戴一副黑框眼镜,双手在键盘上飞快打字,手指特长。


就冲着他把邱叔叔撵出去了也要给好评啊!方博这么想着,有些怯怯地开口:“内什么,大夫,我不用打针吧?”


 


那大夫就抬起头看他,方博心想这颜值可以,一定迷倒了整个胖球小区的大妈。


 


“你不想打针我就先给你开点药吃,明天还拉肚子的话再过来看。”


 


好评!好评!好评!


哪里有评分表,我要给这个医生全五星好评!


 


知道不用打针的方博一下原地满血复活,他对着医生露出个傻乎乎的笑容,那医生也还他一个笑。于是他就对这个医生抱有莫名其妙的好感,在他趁着邱贻可拿药而一溜烟儿跑走的时候,他还在路上想,以后生病就来这里看吧,挺好的。


后来他知道这个医生叫许昕,是日斤昕不是心脏的心,许昕的师兄马龙和自己的师兄张继科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坑师弟(方博:怪不得狗男男能在一起,呸!),许昕的主任王皓和自己的大哥陈玘是竹马竹马(方博:怪不得身材越来越像),方博被陈玘卖掉了,许昕莫名其妙通过了邱贻可那关,最后的最后方博和许昕在一起了。


 


 


3


 


啊,回忆起往事还有点小感触呢!今天不用出去跑业务的方博缩在办公室里,辣鸡保险公司的辣鸡电脑用的是专用的辣鸡内网,连微博都上不去,方博无聊没事做只好回忆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


说起来和许昕在一起也大半年了,小日子嗖嗖过,许昕作为医生其实是个特别自律的人,连带着让方博也健康向上起来,不烟不酒不熬夜,活得要多健康有多健康。


同样是医生,为什么皓哥就往白告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傻大蟒】:博儿你今天几点下班?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自动回复】您的安全无忧是我们的追求!欢迎咨询胖球保险业务!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不知道诶,今天可能可以早一点!


【傻大蟒】:那你下班告诉我,我去接你。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自动回复】您的满意是我们的无限动力!顾客就是玉帝!感谢您对胖球保险公司的支持!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好呀今晚我们下馆子去吧!


【傻大蟒】:好啊。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自动回复】您的前程是我们最深的牵挂!胖球保险,许您无忧!


【傻大蟒】:你再设这么狗腿子的自动回复我就捏死你。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我不怕!因为我买了胖球保险!一生无忧!


【傻大蟒】:再见不送,跟你的馆子说拜拜吧。


 


方博乐呵呵地抱着手机跟许昕一人一句互怼,隔三差五瞄一眼时钟。坐他对面桌的张继科桌子都在跟着颤抖,最后终于受不住,仗着自己是本月优秀员工,提溜着方博提前下班。


耶!师兄有时候也是有一点用处的!


 


“别扭了,下个月的报告你帮我写。走了啊,龙仔还等我呢。”


 


呸!除了坑师弟你到底还会干什么?


 


方博心里那点小怨念在看到许昕的那一刻就消失殆尽了。许昕这几天休息,在家闲得无聊,天天去接方博下班,穿一身运动服就来了。方博身上还好好地穿着一整套的西装,走出冷气十足的办公室就热得慌,方博边朝许昕小跑过去边解外套扣子。


“我们去吃什么?”


许昕接过方博的外套搭在自己小臂上:“黯然销魂麻辣烫。”


方博一听麻辣烫三个字就双眼放光:“今儿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忽然可以吃麻辣烫?”


“你天天这么念叨,再不带你去吃我都愧疚了。”许昕捏着方博的手腕给他卷袖子,“但是不能吃太辣,你那破胃太脆弱了。”


“行行行,微微辣!”方博乖乖伸直了手臂方便许昕动作,他一开心就愿意蹦蹦跳跳,许昕牵着他跟在后头眉眼全是笑。


 


麻辣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方博馋得眼睛都要掉下去。许昕捏着长长的公筷在锅里拨来拨去,一开口就是重磅炸弹:“还没熟呢方博儿收收你那哈喇子,对了,你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啊?”


方博还在为那锅肉丸没有熟而痛心疾首,许昕后面的话连语调都没有变,方博整整反应了十秒钟:“……你再说一遍?”


“丸子没熟,你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吗?”许昕抬头看他。


“……为什么每次说这种重要的事你都要选在饭馆里?”方博一脸懵逼,“而且您那语气为什么跟上街买猪肉一样平静?明明你买猪肉还要跟别人砍价的!”


“你为什么要拿自己跟猪肉比?”许昕笑,“猪肉比你贵多了好吗。”


“滚你丫!”方博在桌底下狠狠踩许昕一脚,“可以吃了吗?”


“你是三个月没吃饭了么?”许昕将浮起来的丸子夹到方博碗里,“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啊?”


 


方博用筷子戳戳丸子,难得有些害羞,声音也弱了下去:“干嘛忽然问这个啊?”


“很忽然吗,我都觉得咱俩进度条拨得太慢。”许昕把丸子一分为二好让它们迅速凉下来,“科子和我师兄一好上就住一起了,咱俩都谈大半年了还这么含蓄。”


“哪里含蓄!你是不是舍不得开房的钱!”方博作势要用筷子戳许昕,“小气鬼!”


“我会员卡都攒一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包养了什么小婊砸,”许昕又开始给方博洗脑,“你看啊,我俩这么情投意合,我多想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你是吧,还有睡觉前最后一个看见的人是你,还有天天抱着你睡觉,给你做饭,跟你一起煲剧,和你一起洗澡……”


“停停停停停!”方博耳根子都红透了,“大庭广众的不要开黄腔好不好!”


“我哪有开黄腔!这是爱的箴言。”许昕老神在在,一脸正经,“而且你要是有个什么事的我可以马上处理是不是,还有你家和我家其实这么近,五分钟不到的事儿,要回去也很方便啊!”


方博继续祸害那几颗丸子:“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啦,但你确定我哥他们会同意?”


许昕愣了愣,夹起半个已经凉了的丸子送到方博嘴边:“你同意了就好。”


方博张嘴吃了那半个丸子:“我闻到了阴谋的气息!你是不是想找杀手干掉邱叔叔!”


许昕就用剩下的丸子塞住方博的嘴。


 


 


许昕是真心想跟方博住到一起的。日夜相对是个大门槛,但他确信这对他和方博儿来说完全不是事儿。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师兄和张继科实在是太辣眼睛了,明明住在一起为什么每天还是有说不完的话,尤其是张继科,能不能不要跟长在我师兄背上一样啊!很影响市容的啊!好像谁不会秀恩爱一样!等着我跟方博儿闪瞎你们!


许昕就是觉得,每天早上一醒来,能看见方博儿睡得七荤八素,在自己怀里流口水的模样,最好了。


 


第二天许昕依旧休息,送方博去上班,回来时他一个人敲开了方博家的门。他已经对开门的人是王皓见怪不怪了,陈玘刚刚洗完澡出来,他养的那只很像方博的猫不知道从哪里溜出来蹭蹭许昕的裤脚。


“大蟒,博儿不在,他今儿上班。”


“我不是来找他的。”许昕特自觉地坐下,仰起脸对陈玘说,“哥,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找我干嘛?”陈玘接过王皓递来的苹果,咔嚓咬一口,确认是甜的又把苹果塞回王皓手里。许昕面不改色保持围笑,他说:“我想接方博儿去我那里住。”


“住呗,这有啥好找我的。”陈玘还是那副爱谁谁的模样,“他房间在里头,你要去给他收东西吗?我给你整个袋子。”


“哥,我不是接他住一天两天的哦。”许昕看着陈玘在屋子里乱转,最后还是王皓扒拉出一个行李袋。


“不然呢?当然要往一辈子想啊!”陈玘瞪人的时候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大蟒你可不能始乱终弃!”


“不会不会,哥你同意了就好,我去给他收拾东西啦!”许昕从沙发上蹦起来接过王皓手里的行李袋就往方博房间跑,陈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问王皓:“大蟒今儿这是咋了?”


“他可能是没见过卖亲弟弟卖得这么顺手的哥哥吧。”王皓一边啃苹果一边评价道。


“大蟒挺好啊,博儿卖给他等于赚到了。”陈玘凑过去也啃一口苹果,“所以你什么时候搬过来啊?”


王皓就瞪着陈玘,嘴角还沾着一小块苹果皮:“那你觉得我现在为什么在这里?”


 


方博的房间许昕其实来过好几次,但每次都黑灯瞎火的进行不可描述运动,天一亮又被脸红红的方博赶走了,所以都没有好好观察过。


房间很小,东西又多,塞得满满的。方博是个挺念旧的人,小时候得的奖状、别人送的小礼物,甚至上课传的纸条都留着。房间里只有三张照片,一张是一年级的方博捧着人生第一个最佳辩手奖状,还留着妹妹头,对着镜头露出两排白牙傻乎乎地笑;一张是陈玘生日,三个人脸上都是奶油,根本看不出谁是谁。还有一张特别小,一看就是从打印自助证件照的机器打印出来的,巴掌大小,上面是许昕和方博的两张大脸,亲亲热热地挤在一起。


许昕记得那天他俩跟疯了似的拍了好多张照片,下一张应该是自己扭头亲方博脸颊那张。许昕摸着相片想,方博应该打印那张的,不过没关系,等我回去弄一整面的照片墙。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许大蟒你是不是在我家?快跑!邱叔叔回去了!


 


许昕拎着还敞口的行李袋就跑,陈玘和王皓跟没事儿人似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那颗苹果你一口我一口的,一会儿就吃完了。


 


 


4


 


方博今天又抱着张继科的大腿提前下班了,他没让许昕接,而是自己一个人回了家。


 


站在自家门口,方博给自己打气:加油!你是最优秀的辩手!黑的可以说成七彩的!玘哥那样的可以说成瘦得皮包骨!这么优秀的技能!还怕邱叔叔不同意我搬出去吗!


 


邱贻可忽然将门打开,看见方博杵在门口吓得抖了抖:“你站在这里干嘛?”


方博也抖:“我我我我我忘记带钥匙了。”


邱贻可就盯着方博的右手:“那你手上的是什么?”


方博当着邱贻可的面将钥匙塞回裤兜里:“叔叔你干嘛?”


邱贻可晃晃手中的垃圾袋:“丢垃圾啊,你麻溜地快进去。”


 


方博扭扭捏捏给邱贻可让出一条道儿,等邱贻可把垃圾丢了:“那啥,叔叔,我跟你说个事儿。”


邱贻可满脸问号:“啥事儿非得堵着家门口说?”


方博心想万一我说了你就再也不让我踏出家门呢,他心一横,扯着邱贻可的袖子道:“我我我我我要搬去和许昕住。”


 


邱贻可理所当然地愣住了,可不到五秒,他举起手中的手机,摆出完美的四十五度角,一脸悲愤对前置摄像头说:“你们看看!嫁出去的侄儿泼出去的水!这就要跟别人住了!”


方博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他先条件反射地反驳:“我那叫入赘!”又看看邱贻可:“叔叔你是在直播么?”


邱贻可留给方博一个后脑勺儿,他举着手机道:“对呀。”


方博白眼都快翻到天边去了:“你倒个垃圾为什么还要开直播?”


邱贻可却是没听见方博的话的,他不屈不挠地举着手机对着满屏弹幕开始控诉方博:“你们知道从小到大我多疼那个瓜娃子吗!要吃什么我给买,闯了祸我帮他背锅,无数次在他不及格的数学试卷上签咱爸的名字!可是他一谈朋友就开始不着家!在家整天就知道傻兮兮对着手机笑!现在倒好,居然要搬出去了!你们说说他是不是没良心!”


 


方博摸出刚刚塞进裤兜里的一串钥匙,他想,用钥匙丢亲哥的头犯法吗?


 


邱贻可说着说着忽然转了过来:“咦?你怎么还在这儿?”


方博对着邱贻可的镜头说:“大家好,我是方博儿,为了回报我哥对我从小无微不至的照顾,希望大家给他推荐一家最好的整容医院,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积蓄给我叔叔——割眼袋!”


 


那天蹲守邱贻可直播的姜丝们就听见了奥义·成都方言版国骂,就一句骂,让邱贻可付出了直播号被关一个星期小黑屋的代价。陈玘没眼看,把自己特高级的账号给了邱贻可,于是两个人经常挤在窄窄的镜头里直播,邱贻可就平白无故多了好多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姜丝儿。


邱哥哥高兴!邱哥哥给你们比心心!


 


 


许昕搂着方博看邱贻可比心,他大手一挥送好几辆保时捷,感叹:“你叔叔真好哄。”


方博看着屏幕里因为收到保时捷而瞬间笑得花枝乱颤的他叔叔,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跃而起骑到许昕身上:“你特么用我的号送保时捷!”


许昕大手一摸方博腰上的软软肉,他把自己凑过去要亲方博:“你的跟我的有什么区别?”


方博左扭右扭还是没有躲过许昕的吻,他被亲得讲话断断续续:“我、我不管,我的号可高级了。”


 


“行吧这位小妖精,给你点阳气当补偿。”


“唔,就、就你那不中用的肾。”


“你鉴定一下我的肾中不中用?”


 


那么近。许昕想,这人眼里全是我。


这是专属于他的小饼干,他食指大动。


 


开动了哦。


 


 


5


 


许昕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清早睁眼醒来你和阳光都在”的美好愿景,因为今天他竟然比睡神方博起得还晚。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扯开眼皮,头痛欲裂,喉咙简直要冒烟儿。方博趴在床头,手里还捏着许昕的手指。


“大蟒你终于醒了!你发烧了!”


许昕转了转眼睛,方博就拿过一杯温水给他灌下去:“怎么办啊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小事儿。”喝了水嗓子依旧是疼,许昕不禁替自己的肾担忧起来,他看看还盘腿坐在地上的方博,“你吃早饭了吗?”


“没有。”方博摇头,看着许昕一脸的担忧,嘴里还是吐不出好话,“我就说你肾虚吧。”


“昨儿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许昕挑挑眉毛,扯着方博就想起来,“诶诶,拉我一把。”


方博乖乖用力把许昕拉起来一点:“你要去尿尿吗?”


“我起床给你做早饭去……啊!”


 


许昕瘫在床上试图用眼神杀死方博:“你干嘛忽然放手!”


方博给许昕掖好被子:“看你半死不活的样子,还做早饭呢,别把厨房炸了。等着!看博哥给你露两手!”


 


方博起身要走,许昕伸手勾住方博的小指一声声叫他:“博哥,博哥,不然我们点外卖吧。”


“你这是不相信博哥的技术?”


“你能有什么技术啊,就知道求饶和哇哇哭……诶诶我生着病呢不要动手!”


 


方博红着脸撇下许昕跑出去,许昕在床上痴痴笑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起来。


艾玛,平时不生病,病起来真要命。他用比平时缓慢好几倍的速度收拾好自己,从药箱摸出碘酒棉签和创可贴,又找到一板退烧药。厨房不断传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许昕听得脑仁疼,他揣着东西靠在厨房门口,开始隔空指挥方博:“你没开煤气阀呢当然打不着火,左边左边,对对,艾玛切番茄不要用这么吓人的刀!”


方博挖起一勺白色粉末问许昕:“这是糖还是盐?”


许昕满脸慈祥笑容回答:“这是淀粉。”


方博不屈不挠再挖一勺:“这个呢?”


许昕笑容不减:“这是味精。”


“靠!”方博愤愤把勺子丢下,“你没戴眼镜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我没戴眼镜都能看见你脸上有几颗痣。”许昕耸耸肩膀,“博儿,博哥,快别糟践那些番茄了,赶紧出来我们点沙县大酒店的外卖吧!”


“不!今天我非要把这些番茄给切了!”方博手起刀落,那颗无辜的番茄一下变成大小不一的块块,红红的汁液溅到手指上,方博大喇喇地吮吮手指,“咦,为什么是咸的?”


“祖宗啊,你是不是切到手了?”许昕立刻走进厨房,抓着方博的手去冲水,“您看看您这皮厚的,被刀剌了都不知道。疼不疼?”


“你的手好烫啊。”方博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手,反而扭头踮起脚用自己的额头去碰许昕的,“真的好烫,你不要仗着自己是医生就不去看病好吗!待会死在家里了怎么办?”


“我的遗产就全归你了呗。”许昕冲干净方博的手,提溜着人到饭厅,碘酒消毒,再贴上创可贴,“你看看,我准备得多齐全。”


“诶,不然叫龙哥过来给你看看吧?他今天上班吗?或者叫皓哥?”方博瞧着许昕慢慢摆弄碘酒棉签的动作就着急,他直接上手捏住许昕的脸,“听见没?”


“真没事儿,就是发烧嘛,多喝水睡一觉就好了。”许昕被捏着脸还是对方博笑了笑,“你是不是特担心我呀,方博儿?”


“是啊是啊我可担心你了,人家小情侣睡完觉都是下面那个才会发烧,你倒好,”方博白他一眼,“到时候你那肾割下来也卖不了几个钱,说好的给我买爱疯都是骗人的!”


“买不了爱疯给你买挪鸡鸭呗,诶你还别说,我们第一次睡觉那回第二天你烧得都快上天了好吗!”


“闭上你的嘴吧!!!”


 


方博盯着许昕吞了药又赶人去睡觉,许昕本来还能跟方博怼两句,躺到床上没两分钟就睡着了,呼吸浓重,一副非常不舒服的样子。方博就感觉有个容嬷嬷举着针在自己心口上扎啊扎,可疼可疼了。


方博伸手呼噜呼噜许昕有些硬的头发,他轻轻地说:


 


“大蟒,赶快好起来。”


 


许昕梦见方博了,他驴唇不对马嘴地回答:“方博儿。”


 


 


5.5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龙哥龙哥,你下午要上班吗?


【龙哥】:不用,怎么啦?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许昕发烧了,我觉得挺严重的,可是他不肯去医院,你能不能过来看看他啊?


【龙哥】:好,我等会就过来。


 


张继科看马龙抱着手机哗哗打字,心里那点窥屏欲蹭蹭往上冒。他再往马龙那边挤过去一点,头靠着头,斜着眼睛去偷看人家的屏幕。马龙刚好把最后一句话发出去,他在心里对张继科的幼稚行为进行批判,手上的动作却是掰正了人家的头,主动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张继科脸皮厚,他捏着马龙的手看完了短短几句的聊天记录,而后说:“我下午也没事。”


马龙就笑:“谁说你没事,你昨天说今天要回去写报告的。”


张继科转了转他的眼睛,慢条斯理地分析:“你是不是要去给大蟒看病?”


马龙点点头。


“那方博儿就欠你一个人情。”


马龙不动声色。


“欠你一个人情等于欠我一个人情。”


 


马龙想,这简直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同样是使唤师弟,自己使唤昕儿的时候还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内疚,这位倒好,完全不带考虑的。


张继科完全不知道马龙心中如何腹诽自己,他将手机还给马龙,顺便亲亲他。


 


“喝点板蓝根再去,省得被大蟒传染。”


 


马龙就再也忍不住面上的笑,他们唇贴着唇说话,他说:“好。”


 


 


6


 


“叮咚——”


 


门铃响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来开门,马龙是好端端地站在门口的,张继科那个多动症提着果篮开始扒门缝,扒完门缝又朝着猫眼儿往里看。


“从外面看哪里看得到啊,别动唤了,我给博儿打个电话吧。”马龙一手拉住马上要破门而入的张继科,一手掏出手机。方博的微信刚好进来:龙哥龙哥是你吗,钥匙在第二盆花里!


“怎么了?”张继科凑过来,马龙蹲下去摸摆在门口的盆栽,第二盆是尚未开始抽条的琴叶榕,拨开绿油油的叶子一看果然有一串钥匙。张继科接过钥匙批评道:“这地方太不咋地了。”


马龙轻轻瞥他一眼:“那你把家里钥匙塞进鞋垫儿里就很好了?”


 


两个人蹑手蹑脚进了许昕家,马龙的手机又抖了抖,他就从善如流地去打开鞋柜给自己和张继科寻摸了两双拖鞋。张继科把果篮往茶几上一放,抓着马龙往里走。


卧室的门敞着,许昕身上盖了严严实实的被子,只露出脑袋和一只手。那只手牵着方博,方博就只能委委屈屈地盘着腿坐在地上,他一只手被牵着,一只手捏着手机打字:龙哥龙哥你们往里走,我走不开……


 


“博儿!”马龙压低嗓音轻轻叫一声,方博跟见着亲人似的满眼星星抬起头,他下意识想用被牵住的右手跟人打招呼,许昕在昏昏沉沉的睡梦中动了动,吓得方博立刻安静如小鸡崽儿。


他满脸生动形象地跟他龙哥诉苦:“我在这儿坐一个早上了!”


“累不累啊?”马龙踮着脚走到方博身边,捏捏方博的肩膀,又看看许昕,“怎么样,还是很烫吗?”


“对啊,而且他睡也睡不好,老是做梦。”许昕的手臂因为方博刚刚的动作滑出来一大截,方博就扔下手机用另一只手给他盖好被子,“你看他嘴巴是不是好干?”


“我看看。”马龙对站在门口的张继科摆摆手,后者就拎着一个药箱进来。马龙拿出红外体温仪给许昕测了测,38.5℃,他看着数值特别轻微地皱了皱眉,方博坐在地上伸长了脖子问他:“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好严重?会烧傻吗?”


“药都吃过了吗?”马龙将体温仪上小小的显示屏递给方博看,看着方博的表情一下焦灼起来又安慰道,“红外体温仪会有些不准确的,晚点你等他醒了用水银温度计再给他量量。”


“吃过了吃过了,”方博握着许昕滚烫的手,仰头看马龙,眼神里全是急切,“那现在怎么办啊?”


“吃过药就让他继续睡吧,这会儿应该发热发得最狠,熬过这阵就好了。”马龙在药箱里翻翻找找,找出一张小孩儿用的退热贴,“贴着这个会舒服一点,博儿你帮我撩下他的头发。”


 


方博从地上艰难爬起来,换成跪姿,手依旧被牵着,他直起上半身用空着的手轻轻撩开许昕的头发帘儿。冰冰凉的退热贴一接触到许昕的额头,他立刻动了动,放开了方博的手,翻了身背对所有人继续睡。方博的手被捏了一整个早上,终于重获自由的一刹那竟然有些空落落的,但他没空去想这些,他提着被子将许昕的肩膀兜进去。


方博站起来松动手脚,全身跟即将散架似的酸痛。他甩甩手腕又转转脖子,正好就看见站在门口背光处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他师兄。


 


“师兄你干嘛呢?”


 


张继科举着手机道:“拍视频啊。”


方博一脸问号:“拍什么视频?”


张继科拉近焦距,对准方博的问号脸:“小情郎衣不解带照顾大官人的视频,等大蟒好了我准备出价二百五卖给他。”


 


方博撵着张继科跑到客厅,马龙提着他的小药箱也跟了出去。


 


“妈呀,终于可以用正常音量讲话了。”方博瘫倒在沙发上,看见马龙又坐起来,“龙哥,那他明天要是还不好怎么办?”


“那我再过来看看,不过应该没事的,大蟒身体可好了。”马龙坐在方博身边,“你别太担心了,吃饭了吗?”


“没呢,本来想着伺候他吃完药我再去吃的,谁知道被他牵狗似的牵了这么久。”方博摸摸肚子,“这会儿饿得都没什么感觉了。”


“拿自己跟狗比,你脑子才烧坏了吧?”张继科拆开果篮拿一颗苹果,“龙仔吃吗?”


“这是给大蟒博儿的,你吃什么吃。”马龙剜张继科一眼,却没把那颗苹果拿回来,“博儿,大蟒还睡着呢,不如你跟我们去吃饭吧,这么饿着对胃不好。”


“他会不会忽然醒啊?”方博朝卧室的方向探探头,“还是算了吧,我怕他醒了找不到人。”


“他有手有脚有手机的,怕什么?”张继科啃苹果啃得咔咔响,“再说了就在楼下凑合一顿,二十分钟,你那破胃不经饿,麻溜儿换衣服跟我们下去吃饭。”


“或者我和继科儿下去给你们打包吧?”


 


张继科和马龙絮絮叨叨在方博耳边说话,方博却有些左耳进右耳出。他看着卧室的门,为了通风留了一条细细的缝,那条缝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方博知道许昕就在里面,他发烧了,他很不舒服,他迷迷瞪瞪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哎哟真是操碎了心,许昕你麻溜地好起来!


 


许昕就跟听见了方博的心里独白似的,忽然推开卧室的门。方博眼看着那条黑漆漆的细细的缝呼啦一下变大,许昕闭着眼从里面走出来。张继科和马龙特别有默契地噤声,两人往沙发角落挪了挪。


方博目瞪口呆地看许昕明明闭着眼,却一路准确绕开所有障碍物,梦游一般来到客厅,立在沙发前,双手伸开直接往方博身上倒。方博被压了个正着,许昕身上的睡衣皱巴巴的,额头还好好地贴着退热贴。


 


“这什么情况?”方博艰难地将许昕推开一点,许昕又立马手脚并用地缠了回去。


“他在发烧嘛,你身上凉,抱着舒服。”马龙一脸的“我就知道”,“以前我和他住宿舍的时候,有一回发烧他也这样。”


张继科立刻发问:“他抱你了?”


“不,”马龙摇摇头,望向方博的眼神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情绪,“他抱的是狗。”


 


“……擦。”方博酝酿良久终于吐出来一个字,许昕长手长脚的沙发根本摆不下他,一直往下滑,方博就伸出双臂环着他,是个特别黏糊糊的姿势。张继科掏出手机对着他们一通狂拍,在方博马上要发作之前马龙拉着他下楼打包吃食去了。


刚刚还热热闹闹的房子重归寂静,方博用力将许昕往上提了提,两人肌肤相贴,方博一开始还认认真真地感受着许昕这会儿的温度是不是比刚刚低了些,想着想着就想不下去了。


 


平日里挺端方一个人,怎么生起病来跟小孩儿似的。不对,他哪里端方,最不正经的人就是他了。方博不自觉笑笑,许昕的脑袋还埋在怀里,两个人的呼吸频率都是一样的。方博上手揉揉许昕的头发,又扯扯他的耳朵,还要时不时提溜一把以防他滑下去。


 


“博儿,博儿,唱首歌吧。”


“唱唱唱唱歌?唱什么歌?”


“唱首歌吧博儿。”


 


方博就知道许昕又开始说胡话了,他开始检索自己脑内的曲库,可以唱好汉歌吗?北京欢迎你呢?乒乒乓乓天下无双呢?


 


“我用三分心盛血,还有三分心盛泪,留有四分盛光明,充当来日你心灯的光辉。”


“那么请你说声是,莫让你我的心儿枯萎。”


“那么请你说声是,莫让你我的心儿枯萎。”


 


许昕不出声了,方博唱完了小曲儿,认真盯着许昕的睡颜,嘟囔道:“你这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呢?”


 


“博儿,博儿。”


 


方博拍拍许昕的背,“睡吧睡吧,我在这呢。”


 


 


6.25


 


19:23 来自 陈圆圆的信息


 


大蟒好了吗?你皓哥说如果烧得狠就拿酒精给他擦擦胳肢窝和脚底板儿,实在不行就送医院去吧。对了你不要胡乱点那些油腻腻的外卖吃啊,你也别进厨房,叫点清淡的就好,我给你推荐几家我和你皓哥经常去的店:【以下广告按照有关龟腚给予屏蔽处理】


有啥事儿给我打电话!


 


 


19:36 来自 邱叔叔的信息


 


侄儿你啷个不接我电话,糊涂!大蟒还活着不?我这刚下班,要不要我过去给你煮点白粥?还是你要不要送他去医院,我开车载你们过去?你也注意点不要被传染了,记得吃饭啊!但是你别进厨房啊!看见短信给我回个电话!


 


 


7


 


许昕的烧在临近傍晚的时候终于退了下去,他跟八爪鱼似的粘在方博身上,两个人以一种特别不堪入目的姿势交错在沙发上。许昕醒来的时候方博还睡着,睡得很死,嘴唇微张,眼睛底下挂着特大号的黑眼圈儿。他第一反应是凑过去吻吻方博的嘴角,又怕将病毒传染过去只好急刹车。


没有开灯,夕阳斜斜地照进来一点,茶几上摆着开过的果篮和打包好的饭菜。许昕轻手轻脚地从方博身上下来,一张小纸片不知道从哪里飘了过来,许昕捡起来看:


 


饭给你们打包好了,钥匙我放回第二盆花里面,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这是马龙的字。


 


大蟒看手机。


 


这是张继科的字。


 


许昕就返回卧室拿起自己的手机,张继科给他发了好几条微信消息。几张照片,还有小视频……啊,是博儿和师兄照顾我的时候。许昕看着手机屏幕里跟长在地板上一动不敢动的方博,还有方博在沙发上提溜自己的模样,就觉得心里软乎乎的。


视频只有短短的十五秒,许昕继续往下看未读消息,看见张继科这样发:


 


预知后事如何,下周帮龙仔代班。


 


……擦。


 


 


“大蟒?大蟒?”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许昕也不骂张继科了,他将手机往床上一扔,转身迎接一脑袋撞过来的方博。


 


“这都入秋了能不能好好把拖鞋穿上啊,别待会我好了你又病了。”


“你怎么醒了啊?还头晕么?还烧么?”


 


方博摸摸许昕的脸又摸摸许昕的脖子,许昕就乖乖让他摸,“我怎么觉得还是有点热啊?”


“没事了,我觉得好多了。”许昕低头跟方博额头碰额头,“今天一天累不?”


“累啊,累死了,你都不知道你多能作!”方博伸出手指点点许昕的胸膛,“要赔精神损失费的。”


“赔赔赔,下回带你去沙县大酒楼,你要吃多少笼蒸饺都可以!”许昕把着方博的腰,“你是不是给我唱歌来着?”


“烧糊涂了吧你,谁要给你唱歌啊。”方博口不对心地反驳,“我这天王巨星级别的……”


 


许昕轻轻打断他,“谢谢我们世界第一博。”


方博的耳根子就一点一点红起来,“不客气大傻蟒。”


 


 


“哎哟你这么娇羞还能不能行了,我怕我忍不住亲你啊。”


“滚你丫的,还没好就开始浪,你敢传染给我邱叔叔会提刀过来了结你的!”


“……我好饿。”


“诶我师兄和你师兄打包了东西的,出去吃啊。”


“啊说到师兄我就来气,我下周又要帮马龙代班!”


“好巧好巧,我下周也要帮张继科写报告。”


“师兄做到这份上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张继科连打三个喷嚏。马龙紧张兮兮上前:“不会被传染了吧?”


张继科揉揉鼻子,扭脸就挂到马龙身上了:“龙我有点难受。”


“没事啊,我们回家,回家我给你看看。”


 


师兄怎么会没有好下场呢?张·演技派·人生赢家·继科在黑暗中露出大白牙邪魅一笑。


 


 


8


 


日子还是那么爱谁谁地过着。


 


邱贻可好不容易习惯了家里只有他和陈玘的二人状态,王皓一言不合就搬了进来,搞得他晚上想出去喝杯水都要斟酌再三。王皓两手空空就来了,什么也没带,邱贻可表示理解,反正他们两个人团团圆圆的身材,衣服互换完全无压力。他们三个一逮空就架起电磁炉煮火锅,一个星期没回家的方博瞧着三个人跟吹气球似的体型,还以为自己走错门。


张继科和马龙的小日子由于二位师弟的绝对怨念,在这里予以屏蔽,反正都是闪瞎眼,爱护视力最重要。


 


许昕和方博自从搬到一起,便过上了和和美美干柴烈火的幸福生活,经常去胖球社康中心的老老少少都发现从前总维持一条废蛇状态的许昕医生,这些日子每天上班都是高高兴兴神清气爽的,见谁都微笑,跟中了五百万似的。那头胖球保险公司的客户就纳闷了,方博本来是个挺热情挺开朗的小伙砸,怎么最近总一副睡不够的样子,还老抱怨腰酸背疼呢?


 


这一切都有赖于生命的大和谐。 ——BY 胖球保险公司优秀员工张继科


 


 


方博锤着腰走出保险公司大门的时候,忽然被拐进一个转角里。方博倒抽一口冷气,一脚踩过去:“许大蟒!我的腰!”


“给你揉揉,”许昕死皮赖脸地笑,“还酸呢?”


“要不你试试!”方博一个肘击,被许昕稳稳当当接住了,许昕好声好气地哄哄祖宗:“我就不试了,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想吃什么?带你下馆子去。”


“想吃龙肉!你带我去啊!”方博在许昕的鞋上踩了又踩,一口的国骂也变成了指挥,“不对不对,左边一点。”


“你说这话就不怕被继科听见吗,”许昕揉揉方博的腰,“这儿?”


“对对对就是那里……嗷!轻点轻点,你当揉面团呢!”


“不用力哪里有效,所以我们吃啥?”


“我懒得想,你想吧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他们踏着彼此的影子,就这么走向永远。


 


 


 


end?


 


 


 


 


8.8 附赠情书两则


 


第一则


 


 


To 博儿:


 


dankla0=2‘;dfljaidu93k,0jn,mszodfuapddl;mfa,,.,090!εζζζγνηητυφχμβ


 


From【乱码】


 


 


方博:许昕你他妈这写的都是什么!你们医生写字都是这个鬼样子吗!一整张纸我只能看懂我的名字!(怒摔)


 


 


第二则


 


 


傻(划掉) 尊敬的客户许昕先生:


 


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打开我的信件!选择胖球保险,让您一生无忧!本公司业务品种繁多,一定有一款适合您!


详情请垂询:137×××××××××××,祝您生活愉快!


 


胖球保险公司业务员方博


 


 


许昕:方博你他妈用模板套路我!我的保险为了给你充任务全是在你那里买的!你就说你给我什么优惠了!(吃冰棍群众陈玘:他不是用肉债偿还了嘛)今晚你给我等着!


 


 


 


end!


 

评论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