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昕博]牙疼(一发完)

喜欢一个人不容易

comeback:

写这个的时候还是很犹豫的,狗血,一发完。
—————————
  方博最近牙疼的厉害,找队医吃了两天甲硝唑也没什么效果,疼的好几天吃不好饭,人也浮躁得很。
心烦意乱。
泄气一般的放下手机。公主长得还真挺可爱,福气呀,大蟒。
我的妈,牙真疼。


夜里被疼醒,傻愣愣的坐在床上,吓坏了起夜的张煜东。
“哥你还不睡啊,休息不好,明天一准起痘。”
“睡你的吧。”
刚才在梦中,方博好像看见一个人骑马而来,笑容自信灿烂,带着满身的光芒与花,伸出一双好看的手,要带他走。
起身喝点水,牙疼的却更厉害,张煜东这孩子也不睡了,起来看他。
“要不你去治治牙吧,光吃药也没什么大用啊。”
方博摆摆手,躺回床上,用被子包起自己,像只蚕蛹,刚才大概是个好梦,他要继续那个故事。



训练的时候也无精打采,许昕离他不远,看他休息就跑了过来。
“牙疼还没好点?”随手递给他一瓶水。
“没,吃了药也不管事,你说队医是不是卖假药的?”
“哈,有可能,专门卖给你这种傻子。”
“哎,你就这么对待一个危重病人啊?”
许昕打了他脑袋一下,皱皱眉,“别瞎说。”
“真的,不骗你,我前两天还看到网上说有个人牙疼了半个月,最后脑炎死掉了。”
许昕懒得离他,转身就走了,没一会儿又回来了。
“你这有可能是秋天上火,你把着菊花泡水喝了,两天肯定好。”说着,许昕就扔给他半包菊花。



方博最近养了一条鱼,半月青花,好看又好活,他搞了一个挺大的缸,每次换水都费他挺多农夫山泉,想起来就随手扔一小搓鱼食。
不粘人。
比其他猫啊狗啊的好太多。
许昕不知道听了哪的风,跑到他屋里来看鱼。
“哟,这小东西真漂亮。”他抓起鱼粮扔了一把,方博本想去拦他,可惜晚了一步。
“你这一把够他一星期吃的了,你以为它是你啊,就吃得多。”
许昕一心在鱼身上,懒得怼回去,“那,那,我把这鱼食捞出来?我看它挺大一只,吃的多点。”有些手足无措。
方博怒视他,“瞎子!它就尾巴大!算了,他吃饱了就不吃了。
他方博的鱼,有分寸着呢。
“奥奥。”许昕坐在桌前乖的像个小学生,傻笑着看鱼。
方博假装躺在床上玩手机,偷瞄他的背影。
他总是对一切都怀着一腔热情。
方博那年刚到二队,他就带着那种傻笑,坐在方博旁边,“我叫许昕”,然后夹给他一块五花三层的红烧肉。
许昕看了半天鱼,还在那嘀嘀咕咕的,方博牙疼的厌厌的,看着许昕的背影走神。
“问你呢!”许昕突然一回身。
“啊?”
“啧,还说我傻,你看看你,我问你,这鱼怎么还吃了吐啊。”
“它就那样,吐了吃,吃了吐,一会儿就饱了,皮实着呢,不用太管它。”
“挺好,哪天我给公主也买一个。”
牙突然就疼到受不了了,许昕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疼着疼着,他就感觉,他和这鱼挺像,挺有缘分。



他用8年的时间来来偷窥一个人,致使他可能以后都对感情无意,他用满嘴的跑火车来代替他不为人知自身罪恶的擢发难数,他用能欺骗所有人的傻笑掩饰了这么多年他唾弃又珍惜的情愫。
他要把他有限的感情挥霍一空,然后做一个只活在当下的井底之蛙。



他还记得20岁的许昕拉着18岁的他问“你看公主我俩是不是长得很像呀?”
方博一惊,但是许昕的心思明显没在他身上,眼神不住的飘向女队,方博立刻就带上他嘲笑式的笑,“那你看咱俩有夫妻相吗?”这句话里夹着那么多小私心。
“别想!你没哥帅。”



许昕结婚的时候,方博在打比赛,状态意外的好,大比分4:0拿下韩国的选手。
赛前方博给许昕发了视频通话,许昕笑的花枝乱颤。
“我要去接你嫂子,哈哈哈哈,准备了好多红包,你说,早就是我的人,现在还要让我如此破费。”
“死瞎子,你再秀,我就去抢婚。”
“哈哈哈哈哈,想得美,公主不跟你走。”
“哈哈哈,那我去抢你。”
“我也不和你走,哈哈哈。”
你怎么舍得和我走。



方博最后决定去新加坡打球,上飞机之前坐在候机厅刷朋友圈,许昕发了一张马尔代夫的夜空,蜜月还没结束,他整个人都有甜甜的傻气,配文“好美。”
方博嘴角上扬,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释然了,机场的落地窗,抬眼就能看见外面,他看着满月和星,那一刻,他突然就希望许昕知道北京的满月和马尔代夫的一模一样。
他真的这么干了,拍下来发给了许昕。
“中秋快乐。”
“新婚快乐。”
候机室有个小女孩,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妈咪,我牙疼,你看,它在晃。”
方博想起他那颗隐隐作痛的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再疼过。
记忆是一种相遇。
忘却是一种自由。
他曾经用喜欢做舟,奋力逆流而上,却被现实一次次退回过去,他看到他的爱人近在咫尺,但其实那只是个遥远的梦。
他靠着一个人的光披荆斩棘勇往向前,他明知道那光不是为他而亮。
他现在,精疲力尽却无比轻松,他不愿再逗一个人的影子开怀,于自己,便是一个初春。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