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mi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一个光辉时分

【旭航】奔流

神了这篇

温小绿:

就是篇流水账。脑洞开了很多然而写的时候完全跟不上,可能是一个写作上的结巴【


我摸着良心说我其实只想圆个大隐静脉梗的梦特码剩下的8k字是哪里出来的。


打死这个讲话没重点的话痨。


希望别嫌弃哇QwQ






  宋旭是真不喜欢南方冬天一月底这寒冬刺骨的天气。他俩室友脑子有毛病,空调开了十六度死都不能再高一点了,学校宿舍那破空调打足了马力嗡嗡作响都够不着额定温度的一半,开了跟没开一样冷,离开被子整个人骨头都是疼的,连阳光都苍白,照着不见暖只见湿。
  还有就是气氛,放眼望去见不到绿的萧瑟,像是给离别的曲调打个前奏。
  终究是要散的。念多久的书都有到头,他们军医大五年本科三年半的基础理论课,剩下的是实习,全军分配,谁都不知道谁去哪儿,也许走了之后也谁都再见不着谁。那学期考完最后一门他们约着去吃散伙饭,大班的也有,几个关系最好的男孩子提前另约了一次。一反常态的红的白的开了一桌,拍着桌子喊什么不醉不归。
  谁知道一年半后的归来会变成什么样,而能抓住的只剩下眼前还在身边的每一个熟悉的面孔的这一秒钟。
  宋旭被他们拉着一起喝,他还算能喝一点的,但偏偏碰酒就脸红。他一直拿这当借口逃不愿意喝的酒,但今天不一样。
  他接过杯子一干而尽,说最后一次了,不醉不归。

  喝多了的少年们东倒西歪的趴在桌子上聊天扯淡。是谁开始回忆起他们即将画上句点的校园生涯,说狗日的考了这破地方本来想穿着白大褂好装逼妹子一个接一个,没想到坑爹的从头到尾都忙成傻逼一分钟恋爱都没谈到还是堪堪低空飘过的成绩。旁边人笑,里面樊振东笑的最凶,程靖淇就上来敲他头说你笑个毛,你最人生赢家,你定了导师还找了对象,实习完回来就直接飞升了。
  樊振东说我那还不是得感谢宋旭。
  说起来宋旭,孔令轩在旁边接话,你没找到对象可能也是我们最意想不到的事情之一。
  宋旭抽了抽嘴角算是笑了笑表示回应。
  就快了,他想,我大概还能追一追末班车试试。
  酒精麻痹的大脑在听到关键词后自说自话地投射出记忆中熟悉的身影,蜷着脊背抱着吉他,细长好看的手指拨过琴弦。


 



  有时候宋旭觉得人与人之间能够相识真的是一种极大巧合。就比如他跟尹航,如果他不是在那样一个深秋的夜晚背着书走进这家开业第一天冷清到不行的咖啡店的话,后面的很多很多故事都不会发生。
  他大学生涯的第一次刷夜经历来的巨早无比。别的专业大一也就期末考试几天有些紧张的氛围,多数还是能靠高中时的老本混过去的,而他们医学院不一样,医学院喜欢把一门课紧凑的排在一起,三五周上完之后给一礼拜复习就开始考试,考完一门后接着上下一门。于是维持着一周一门的速度一直考到期末,堪称一场大型的慢性死亡,算不上有什么过度紧张的时候,然而弦一直绷着松不下来,越是到后面越是累到撑不下去。考到系统解剖学的时候宋旭终于撑不住把书收拾收拾扔进包里,跟室友樊振东说我去刷夜了,不要太想我。


  樊振东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背对着他说你去吧,不要想太多,我一觉睡到天亮并不会想你。


  可恶的学霸。宋旭哐的一声把门拍上恶狠狠的想,最讨厌这种该吃吃该睡睡考试考出来还碾压众生的小神童了。
  他们大学晚上十二点熄灯,期末的时候会开通宵教室,应付其他学院是够了,只是对于平时就考试不断的医学院不太友好。好在学校门口多多少少有些能坐到天亮的店面,实在不行去网吧包个夜也不是不可以。他在晃到学校门口那条马路上的时候才注意到这家新开的咖啡店,简单大方的装修,足够明亮的灯光,最重要的是门上标的通宵营业。俗套的故事总是说背着包的客人推门的一瞬间对吧台里眉眼好看的少年一见钟情。然而宋旭的生活到底是跑歪了路。吧台里确实能看到眉眼好看的少年,然而一见钟情没有发生在这时,反而是在第二天携室友樊振东一起过来的时候,胖脸的可爱少年拉着他说我觉得我要恋爱了。



  他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周雨。大眼睛又好看的青年在他从包里摸出一套系解十九页的时候瞬间跟他拉近了距离。那年他研二,正是临床和科研两边都相对没那么大压力的时候,还抽得出那么点闲工夫来店里帮忙,也还有心思给来熬夜复习的学弟友情划划重点。宋旭回去的时候就跟樊振东八卦新认识的学长,附属医院骨科王皓主任的学生。他们军医大最强势的就是骨科和烧伤,每年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去的地方,能呆在那里的必然是尖子中的尖子。不过周雨很谦虚的说自己并不算优秀,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鬼才信呢,宋旭说,王皓老师出了名的严格软硬不吃,没有真材实料再好的运气都进不去。
  樊振东一边啃着早饭一边说看来你跟那个学长混的很熟啊,什么时候带我一起去呗,我准备选王皓老师的。
  你又不用刷夜。宋旭翻了他一个白眼。
  樊振东送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说我跟你这样日夜颠倒的玩家有区别,我是有白天的人。


  靠,宋旭默默在心里骂,骗人的世界第一可爱。

考完系解那天下午樊振东拖着宋旭陪他去咖啡店。宋旭过了一整周熬夜复习的生活,白天强撑着上课,实在忍不住了就趴着睡一会儿,考前那天晚上还通了个宵,考完出来感觉灵魂都已经出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被樊振东拉着跑的时候连反抗的意识都没了。站在吧台前的时候周雨刚做完一杯咖啡抬起头来,看到宋旭那个样子瞪大了眼睛问他你这是刚考完吗。


  宋旭点点头,连一个字都不想多说。旁边樊振东悄悄从下面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口,他才反应过来,指了指他说这我室友,想选王皓老师做导师,来找雨哥你咨询咨询。


  周雨转过头去看着旁边那个男生面团儿一样的胖脸朝着他笑成大小眼的可爱模样,乐的跟宋旭说你们寝这画风还真是满统一的啊。


  宋旭回过头去看了樊振东一眼,用眼神问了他一句统一在哪里?


  樊振东朝他眨眨眼睛:可能在表里不一的娃娃脸吧。


 


  后来变成了樊振东趴在吧台上跟周雨聊天,顺便给每一个进来点单的客人送上一个世界第一可爱的笑容。宋旭靠在旁边喝光了周雨递给他的一杯牛奶,站的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倒在地。周雨伸手戳戳他缩在毛衣里的手臂,问他要不要给你找个地方躺会儿?


  宋旭努力睁了睁眼睛环视了一下几乎坐满的咖啡馆,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雨哥说啊?


  周雨弯腰从吧台侧面的挡板下面钻出来,抓着宋旭推开旁边员工通道的门,昏暗的灯光照着的是通往地下室的木楼梯,他扒着栏杆伸长了脖子朝下面喊:“尹航!我学弟!你给他腾个沙发躺会儿呗!”


  周雨喊起话来的嗓门大到宋旭都愣了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推着朝下走。周雨跟他挥了挥手示意还要照顾生意就带上门出去了,他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楼梯间昏暗的灯光,一步一步踏着台阶往下走。


  地下室不大,有点类似宿舍的格局。宋旭走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南面的墙是高出地平的,安了一排半截玻璃窗,正午的时候采光还挺好。大约是怕潮湿没有像楼上一样用木地板,不过深秋的阳光打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倒还有点温暖的感觉,皮质的沙发横在光斑的中央,旁边是一个高脚蹬,少年抱着吉他一只脚踩着凳子的横杆,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一只手按着弦,另一只手拿着铅笔在面前的本子上涂涂画画着什么。


  他后来认真的看过尹航很多次,各种角度各种场景,但偏偏是意识模糊的时候隐约记下的第一面,连五官都模糊在光线的折射里看不清晰,却始终觉得那个阳光下抱琴的少年是最完美的画面。


 


  尹航那年临近毕业没选择从医,在学校边上租了个店面开了咖啡馆,晚上心情好的时候早早关了店面下楼去直播,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在吧台趴到半夜。期中期末时候通宵营业方便那些刷夜的学弟学妹,假期的时候晚上就变成了酒吧,他自己弹的一首好吉他,电子琴也上手,站上舞台唱歌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散着光。宋旭跟他熟了以后有事没事凑到他直播间去唱两首,他长了张娃娃脸偏偏开口一副风尘味的烟嗓,低沉婉转地唱情歌的时候撩拨的人心里都痒。弹幕里的小姑娘听了嗷嗷直叫宋旭弟弟太可爱了宋旭弟弟反差萌宋旭弟弟唱歌巨好听,他红了脸下意识的转头要去看尹航,尹航就笑着揉他头发,大方的说我都说了宋旭唱歌比我好听吧。
  那个冬天尹航计划着在整个学校考完最后一门之后把咖啡馆的小舞台腾出来,晚上换了灯光气氛满满的搞乐队演出。宋旭的考试结束的算早,闲下来的那几天就留在咖啡馆里看尹航喊了几个朋友排练。毫无疑问尹航是拿着吉他站在中间的人,贝斯樊振东玩过一点,小神童稍微练了几天就很像那么回事了,键盘手叫徐晨皓,是他们打游戏认识的,性格超好又玩儿得开的一个人。鼓手的座位倒是空着的,他还坐在下面发呆就被尹航顺手糊了一把毛,说你是不是也太不自觉了。
  宋旭愣了愣,不太自信的说给我留的?
  尹航跟他说要不是缺鼓手我都想让你做主唱。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去接过了鼓棒,敲了敲试了下之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看向尹航。


你怎么知道的?


  尹航朝他笑,回答他说要问到一个会打鼓的人很难,但要问到宋旭会什么很简单。


  那一刻心里暖暖的有什么漾开来,他想到直播间里凑着一起唱歌的时候尹航把耳机上带着麦的那一只给自己,然后轮到他的时候就贴过来连脸颊都将要碰到,呼吸随着词句的溢出也喷薄在皮肤上,细密的毛细血管被温热带的扩张,泛了一片红。他记得他总说宋旭唱歌比我好听多了,你们多听听他唱歌。


 


  他从那时候开始下意识的依赖尹航。这个表明看上去东北大爷毫不讲究的师兄实际上却是个做哥哥的绝佳人选,会面带笑容的摸你头发,会毫不吝惜的夸你优秀,会尽己所能分享身为学长所了解到的一切医学院生存法则,也会带你去经历他所遇见过的有趣的一切,从校门口的小吃摊到后街的古董市场,还有无数次KTV的通宵肩并着肩一起走进晨光。从相识到亲密的这段路走的飞快无比,他把那个不咸不淡的大二过的精彩无比,体验了除了学习以外一切应当体验的大学生活,而尹航是其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而相对的他那年夏天收到的成绩单也同样精彩无比。他愁眉苦脸的拿去给尹航看,尹航幸灾乐祸的嘲笑他,说你还敢不敢浪了。


  宋旭翻了个白眼给他。


  “怪我咯。”


  但放完假回来之后尹航确实很少约他出去了,直播到晚了也会盯着他早点回去睡第二天还要起来上课。宋旭皱着眉头说你现在怎么已经从哥进化成老妈子了。


  他哥一巴掌糊了他一脸。


 



  他大三那年也是那个深秋再一次背着一本同样的系统解剖学出现在咖啡馆的地下室里。周雨一脸吃惊的问他你这是挂科了?他摇摇头说没,就是过的分数不算太好看,为了保研就申了个重修刷分。
  尹航在旁边顺口问了句你要考研想好选什么了?
  他愣了愣,说没有,只是觉得总要往下读吧。
  大家都这样的。他想了想又补了句。
  尹航抬头看了他一眼。大约只是很普通的一眼,但宋旭觉得心里一慌。在他眼里自己大约又成了一个目标模糊不清只求随遇而安的人。他倒是羡慕尹航的坚定潇洒,但对自己,到底没有什么不得不做的立场。

  楼梯上的门打开又关上,樊振东的身影出现在地下室里。周雨马上转了目标找他开始叨叨叨,有时候宋旭真的奇怪这个看上去温柔内敛的学长怎么在熟了以后能话痨到这种人神共愤的地步。而更让人佩服的是樊振东能够全程跟上周雨的话题,他甚至能时不时插入两句很合适的评论,不管周雨是认真跟他聊课题的事情还是谈到了他喜欢的乒乓球他泡的咖啡他新录的歌,什么话题他都有的聊。这大约就是爱情的力量,追人的诚意。宋旭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拿着复习材料摊开来占据了尹航大半个桌子。
  尹航干脆放了吉他凑过来看。宋旭背到一半看到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出现在眼前忽然愣的忘了怎么往下背,一句内踝前方方了三遍也没想起来,尹航别过头来看他,像小仓鼠一样神情可爱。
  “在背大隐静脉走行?这必考题啊。”
  宋旭点了点头。
  尹航坐起来把一只脚踩到了椅子上,用手指着示意给他看:足部,内踝前方,小腿内侧,股骨内侧髁后方,大腿内侧,然后腹股沟韧带下方注入股静脉……
  十二月的天他仗着房间里暖气足还穿着T恤短裤,但入了冬许久不见阳光的皮肤倒是白皙了许多,宋旭盯着他修长的手指从足趾处轻轻流连然后沿着小腿大腿美好的曲线一整条画上来,最后甚至为了标明注入股静脉的位置还撩起短裤在腹股沟下面用力指给他看。末了尹航居然还抬头跟他说,我建议你自己也摸一遍,摸一遍有感觉,我们那时候都这样。
  宋旭在心里默默骂,知道的你这是为了方便记忆,不知道的以为你在耍流氓。

  然而尹航只能看见他在发呆。他伸手敲了敲他的额头嘱咐他好好背又转头拿回吉他搁在腿上拨拨弄弄不知在练什么。宋旭只好把脸再一次迈进复习资料里,温度过高的空调使人昏昏欲睡,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背那条大隐静脉走形,背着背着眼前就开始回放尹航的手指划过腿根的画面。
  他伸手在解剖图册上轻轻滑过那条蓝色的静脉线。
  “你还没想好吗。”
  尹航的声音突兀的从耳边传来。他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是在继续之前说考研的话题。他点点头,一声嗯从鼻腔深处哼出来听起来有些沉闷。确实要决定太难了,随波逐流是简单而不会犯错的选择,而真正要确定自己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事业却谈何容易。
  宋旭想他崇拜尹航的地方就在这里。不仅是有勇气能义无反顾的追求,更是如此幸运能够一路走来内心坚定。
  尹航忽然伸出手指落在图谱上。从心脏画起的红色线条,顺着他指尖的移动像是奔流了起来,翻山越岭的绕过主动脉弓,飞流而下的冲过腹主动脉,转而沉静安稳的流入股动脉,散落成涓涓细流潺潺流淌,画出足背动脉弓的形状,然后那只手指和他的触在了一起,触在了血流末端动静脉相交的地方。
  尹航说你也许会走过很漫长崎岖的路,但终有你命中注定的终点。而无论位置远近器官大小,这血液所滋养的一片地方都是人类不可或缺的部分。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敲在心里震得发疼。一瞬间心里的烦躁不安被抚平,而一切茫然与恐惧也踏实了下来静心去寻找出口。宋旭想是的,而在你走到属于自己的终点的时候,也总能见到那条属于你的千山万水跋涉而来的静脉,与你吻合,承接下那一片炽热而躁动的奔涌,再构成一条完整的循环,生生不息。
  就像指尖触碰的温度。
  后来那条手指划出的曲线在记忆中深了根发了芽。他坐在考场上面对着大题第一题就写着“试描述大隐静脉走行”的卷子落下第一笔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尹航的样子。
  努力往前走就好了,他想。终点终会到来,而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让自己在认清方向时能跑的更快更坚定一些。

  他之前有段时间觉得他身边的每个人都牛逼。周雨一头扎进实验室的时候三五天都不见人影,其认真努力的程度连王皓都不会吝惜赞美之词;樊振东刚刚大三就定好了导师,平日里的课程不需过分用心也能考个第一第二,王皓那边临床和科研的事也已经渐渐上手了起来;就连毕业了以后就没再从事医科相关工作的尹航也在另一个层面上足够牛逼——至少在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他走的义无反顾。咖啡店的生意算不上太好,但维持生活绝对没有问题,每天可以泡泡咖啡听听歌跟学弟学妹们聊聊天,晚上下楼抱着吉他直播,巨多无知少女在弹幕里一边送礼物一边喊怎样才能嫁给航哥啊!


 多好啊,宋旭想,只有自己连随波逐流都还要挣扎。
  但后来才知道一切并不只是表面看上去那样。比如某次樊振东胃痛到冒冷汗还求他帮忙瞒着周雨的时候他才知道天才少年也一样嗑着咖啡连续几周熬夜赶实验写论文还要复习考试;又比如某次樊振东划伤了手回来被他盯着问了好久才肯告诉他因为周雨熬了两个月的实验第无数次的没出结果突然的情绪暴走砸了烧瓶。樊振东默默地帮他收拾,收拾的时候还不小心被碎玻璃划了手,又默默地跟王皓解释说真的只是错手摔了,绝对不是故意,他才知道好脾气满脸微笑的学长内心也背着多少压力;又比如他在某个借宿咖啡店清晨不慎被蝉鸣鸟叫唤醒的早上,鬼使神差的走到一楼的店面,看到尹航忙前忙后准备食材摆弄器具清理台面的身影。
  大约不只是沉重的梦想,哪怕只是想潇洒的过一生,也需要很多的努力来支撑自己的随心所欲。这样的尹航站在面前抹平了他心里的那些不安,而他看着尹航的身影,又觉得若是再走快一点能与他并肩多好。




  他坐在路边的台阶上醒酒。入冬的寒风凛冽,他穿的不多,但脸是通红的,手是发烫的。樊振东在他身边坐下来,说你真的不试试吗。
  他没回话,发了一会儿呆突然顺走了樊振东的手机打开直播界面。这个点尹航一般都在直播,他点开就看见尹航抱着吉他熟悉的直播画面,弹幕里的姑娘有刚来的还在问,今天宋旭弟弟在吗?
  他不在,他吃散伙饭去了,他们班要分班实习了。尹航对于这个问题总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回答。在他每天固定的直播时间里,有那么多次是有宋旭陪他一起玩闹唱歌的,但有更多次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回答弹幕的问题:宋旭弟弟今天在吗?
  我在。他想发条弹幕,你想我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大四的时候宋旭出国交流了两个月。在美帝乡下下了课除了作业就是无聊到崩溃的生活,他坚持着拿小号挂尹航的直播间,避免被尹航发现后正面怼他不好好学习。那阵子尹航晚上直播的时候天天被弹幕里的小姑娘问今天宋旭弟弟怎么不在呀?他开始的时候好好解释,他出国了,游学,俩月就回来了。后来被问的多了就反过来装作不开心的样子说你们到底喜欢宋旭还是喜欢我啊,我不播了,等他回来让他播吧。小姑娘们马上转过头来哄他说别啊航哥我们喜欢你的,尹航就憋不住的笑,说我知道,跟你们开开玩笑呢。


  后来小姑娘们也不问了。但宋旭觉得尹航播的频率比起以前少了许多,心思也总是飘的,一首空白格唱着唱着停下说不唱了,累。他那天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心想似乎有好几天没听见尹航的声音了,于是拿起手机拍了张找发了过去妄图开始一次聊天。发完他就想吐槽自己真是无聊的搭讪方式,照片里他把娃娃脸捂在厚厚的围巾里面,刘海也长了,就露出两只大眼睛好像透过屏幕盯着他一样,背景是图书馆门口的大街,高大的梧桐树和铺满地的金黄的树叶。


  然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他点开微信,意外的看到尹航回了他一条赶紧回来吧。


  那一刻他觉得心里有什么情感要喷薄而出,却又刻意控制着微微颤抖的指尖假装淡定的回了一句不要,上完了课我才有学分拿呀。


  尹航回的很快,合理的解释了一句看直播的小姑娘天天喊着想听你唱歌呢。宋旭在心里想那你呢,我只想唱给你听。


  他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式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候,连深秋的风都不那么冷了,他把手机凑到唇边,摁了语音开始轻轻哼唱。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语音信息成功发送。他看着界面渐渐变暗,忽然明白过来,原来喜欢的心情简单到一首歌就可以开花结果,然而追溯过去,早已不知道根茎的源头交缠埋入了记忆中的哪里。



  然而尹航并没回复,之后对于这首歌的事只字不提。既没有嘲笑过他肉麻自我感觉良好,也没有正面回应或是拒绝,哪怕玩笑性质的说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之类的都没有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首歌听完了就结束了,从耳边溜走了,再也抓不住了。一切都跟以前一样,普通的一起直播,普通的趴在一起玩手机。他几次想挑明了问问尹航到底怎么想,却总是在话到嘴边的时候又怂了回去。后来没多久就开始准备实习前的操作考试,忙的每天都在跟教学视频和人体模型作斗争,再空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约起了散伙饭的时间。


  已经是要分离的时间。


 


 


  他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给尹航发了条信息说快回来了。发完没几秒就听到屏幕那边传来短信的提示音,尹航看了眼屏幕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机回复,那速度让宋旭忍不住有些心痒。他摁亮自己的手机,尹航回了他一句没喝多吧?要不要来接你。


不用,又不是小孩子了。


  他又在微信上敲了一句,航哥我都要去实习了。


  尹航没多久就回了他,说那你自己小心。


  他用拇指划过手机屏幕,来回蹭掉了那一次次打字留下的指纹,心里有什么在这个临别的季节蠢蠢欲动,他想是赢是输都好,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


  因为决定了。


  他发了信息,说航哥我等会儿有话跟你说。


 



  樊振东说你真的决定了?去大连。
 他点点头,去大连,然后实习完回来我也联系过了导师,创伤外。
 你这突然够迅速啊。
 宋旭别过头去看他,一旦想通了,其实决定起来很快。最难的是坚定自己人生方向的第一步。
 嚯,樊振东朝他挤挤眼睛,你这突然的大彻大悟是怎么回事。怎么不顺便把终身大事一起解决了?
 宋旭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脸在寒风里吹的已经发白了,说话的时候白雾猛的从唇齿间弥漫开来,连带着小圆脸的轮廓都变得模糊而温暖。
 他说你没明白,尹航才是我决定的第一步。
 然后他猛地站起身来,樊振东侧头看他,觉得他圆圆的可爱的下巴从这诡异的角度看过去都削出了锐利的角度,目光是坚定,是一往无前。
 我这就要去迈出第一步了。


 但他推开地下室的门的时候还是怂了。他停了停脚步,楼下隐约传来尹航在直播的声音,间断的词句之间仿佛听见自己的名字,他想了想拿出手机戴了耳机开出直播,那边尹航在跟弹幕聊天确实是说到他,说他要去实习了,也许会很久见不到了,但相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之类的。
 弹幕有人问宋旭弟弟会不会以后都不来直播间了呀。
 尹航愣了愣,说不会啊。
 最多也就是一年半以后嘛,他说,等他回来,我一定叫他来唱歌好不好。
 宋旭心里动了动。
 他又看到弹幕开始刷航哥跟旭弟弟真好呀,旭弟弟特别可爱,航哥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嫁给宋旭啊。
 尹航看到就笑,说怎么才能嫁给宋旭,我天他才多大,你们才多大。他想了想又说,不过等他长大了也不行,要嫁给宋旭得先问过我啊,我说了算。
 他说完一脸坏笑,尖尖的小虎牙从侧边露出来,很是可爱。
 宋旭摘了耳机把手机放回兜里,轻手轻脚的踩着楼梯下去,走向尹航的方向。
 那边尹航还在笑,为什么我说了算?不信你们问问宋旭啊,看是不是这样。我是他哥,当然得我说了算是不是?他声音飘了点小得意,搁着吉他的腿不安分的踩在椅子杠上抖来抖去。弹幕姑娘在说哎哟猝不及防一口狗粮,主播您能好好唱歌吗,别秀了。
 我秀什么了我,尹航还在那儿狡辩,他心里想那宋旭现在可不还只是弟弟而已么。
 但他没说出口。直播屏幕突然的黑屏了,迷妹那边一脸懵逼刷了一排的问号。但不是断电不是断网,是宋旭啪的一下把架着的ipad合在了桌面上。尹航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张熟悉的娃娃脸放大在了自己面前。他左手抓着吉他松不开,右手刚想有动作就被宋旭一把抓住,温柔的握住手腕,然后翻过手掌细长的手指一根根从指缝插入,变成十指相扣的姿势。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扶在他脑后,他甚至没来得及闭眼,下意识的缩瑟,但已经无处可逃。
 唇上迎来的是柔软缱绻的亲吻。连呼吸都停滞,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试探。宋旭在风里吹的久了连润唇膏都拯救不了嘴唇的干涩,尹航轻轻的摩擦过那些细小的裂纹,然后下意识的伸出湿润的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
 下一秒就被彻底的入侵。宋旭的亲吻带上了急躁的侵略色彩,呼啸而来攻略城池,尹航不得不开口迎合他,然后被他的搅动舔舐弄得头皮发麻。脑子里面是放空的,感官被无限放大,唯一还剩下的分析能力是他今晚喝了酒吧。
 然而他也再没有功夫想下去。宋旭放开了他侧头轻轻啃咬他的上唇,这种撩拨反而比直接的亲吻更让人心痒。尹航抓了抓他的手臂,本想把他拉近些,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把他推开。



 宋旭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无辜的太起头来看他,晶晶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无辜。

 尹航看了他一眼把翻倒在桌上的iPad翻起来,不出意料的发现弹幕已经爆炸。

 旁边宋旭的脸色突然有些尴尬,似乎是意识到给尹航出了个难题。

 尹航瞥了他一眼,咳了两声,亲吻过后的嘴唇还有些红肿,带着水润的光泽。

 今天不播了,他说,你们都听到了,忙着谈恋爱。



 尹航关了直播拿起手机,翻在桌子上的屏幕打开来就是微信聊天框,输入栏里有一行字酝酿着怎么说还没发出去,被他迅速地删掉。

 “我喜欢你”

  不需要了,他想,现在这句话他可以当面对着宋旭说出来了。 



END

评论

热度(180)